聆泣

做個朋友?

救贖的晨光

第二章

  小夜看着眼前的少女,一時回不過神。
  少女剛剛答應他會幫忙後,便一聲不響地拉着他入了萬屋。
  在燈光下,小夜清晰地看清少女的容顏。
  少女的五官精緻,有一種空靈出塵的感覺,宛如誤入凡間的精靈。看上去靈動的鮮紅雙眸卻死氣沉沉,沒有任何情緒波動。
  然而便是這樣的一個少女,答應了幫他。
「拿好。」櫻唇微啓,少女把一個籃子塞到他的手上。
   小夜反射性便拿着籃子。
   少女沒多說一句,只是走向放滿醫療用品的架子,很乾脆地把那些繃帶、消毒酒精等全都丟進籃子裏。
   萬屋的其他人便眼睜睜看著一個少女拉着一把小夜左文字掃貨。
   他們本丸被檢非炸了嗎?要那麼多繃帶幹嘛?
  重點是,少女掃了一整籃的醫療用品還不滿足。把籃子塞進小夜手中後又重新拿了一個籃子。
  突然有一種錢不是錢的感覺……
  少女眉也不挑一下地把整個架子的醫療用品全拿下了。
  好吧,人家有錢,有錢的人任性……
「有食物嗎?」
  仍然沉浸於土豪的衝擊中,小夜提着好幾個籃子,身後施着三、四個籃子,漫不經心地點點頭。
  少女回過頭,把架子上的乾糧、大米等全都拿下。
「需要賣了我嗎?」小夜倒是有點不安地問。
  畢竟那些東西加起來應該很貴……
「沒那個需要。」少女迅速回答,順便把幾包糖果丟進籃子裏。
「但我沒有錢還給你……」小夜抿起了唇抓緊了手中的籃子。
「我不在乎那些錢。」少女看也不看他,把兩支酒搬下來。   「……」顯然沒有想過會得到這個答案,小夜貶了貶眼,「那麼為什麼要幫我?」
「你叫的。」「……」
  直到兩人都拿不動的時候,少女才慢悠悠地走去付款。
「拿不動了,明天再來。」少女背着一個大背包,左右手提着兩個大袋子,身子有點搖搖晃晃但淡淡地說。
  感情你還打算繼續……
  兩人有點艱辛地走出萬屋,一隻小貓悄悄地跟了上去。少女看見,倒沒說話。
「如何走?」少女再度看著小夜,伸手幫他拿一個袋子。
「那一邊。」小夜有點焦急地拉着少女,開始跑起來。
  像感到不滿般,貓兒皺起了鼻子,隨即跟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江雪殿,你冷靜一點。」燭台切光忠有點頭痛地看著眼前的男子。
「……」江雪保持沉默,然而雙眸卻閃過一絲紅光。
「好好的怎會不見的?」鶴丸抓了抓他的白髮問。
「現在問這些也沒用,先去找人吧。」燭台切嘆了一口氣道。
  然而他們口中的失蹤人士正在萬屋掃貨。
「我們去問粟口田的短刀們吧,他們的夜視能力比我們太刀好,也許他們知道些什麼呢。」
  聽到燭台切的建議,江雪的眼睛馬上亮了。
  本來他們好好地在睡覺,誰知外面突然傳來一陣「 乒乒乓乓」的聲音。鶴丸還以為是他們的 便宜主人在搞事。 結果一開門便看見一個倒地的江雪,細問之下才知道,是因為江雪的夜視實在不太好,所以便……不小心摔倒了……
  鶴丸有點無奈地壓一壓額角,以為是宗三出事,誰知是看上去最乖的小夜不見了。
  三人很快便到了粟口田的房門前,短刀們早就聽見他們的談話聲,幫他們打開了門。
「那麼晚了,發生甚麼事?」一期探頭,不解地問。
「小夜不見了。」江雪壓下情緒,開門見山地說。
  望向自家的孩子們,他們都紛紛搖頭。
「抱歉,我們沒有看見。」一期有點歉意地說。他也是一個哥哥,當然清楚弟弟不見的恐懼。
「最後見到小夜是什麼時候?是我走了之後嗎?」葯研皺着眉問。   「 我有看著他睡著。」江雪垂下了眼睛。
「我們也幫手找他吧!」鯰尾扯着自家兄弟說。
「注意安全。」一期也知道大概無法勸他們,只好提醒他們安全。 「我們去來派問問!」前田、平野雙子自告奮勇地說。
「我們去三条家試試,看看他們有沒有看見小夜。」亂和厚從被窩裏爬了出來說。
「我們去虎徹家那兒試試。」信濃和後藤也很快地跟上大隊。
「我們去新選組那邊問問吧。」「我、我會努力的!」秋田和小退也鼓起勇氣地說。
「不用了,找到了。」
  說話的,是負責看着宗三的大俱利,不知為何,他的表情有點複雜。
「 他還多帶了一個人回來。」 他的表情更加一言難盡了。
「 還帶了很多東西回來。」 他的表情大概是那種標準的俱利式「我不知道。我不想知道。請不要過來煩我。走開。」……吧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