聆泣

做個朋友?

救贖的晨光

第二章

  小夜看着眼前的少女,一時回不過神。
  少女剛剛答應他會幫忙後,便一聲不響地拉着他入了萬屋。
  在燈光下,小夜清晰地看清少女的容顏。
  少女的五官精緻,有一種空靈出塵的感覺,宛如誤入凡間的精靈。看上去靈動的鮮紅雙眸卻死氣沉沉,沒有任何情緒波動。
  然而便是這樣的一個少女,答應了幫他。
「拿好。」櫻唇微啓,少女把一個籃子塞到他的手上。
   小夜反射性便拿着籃子。
   少女沒多說一句,只是走向放滿醫療用品的架子,很乾脆地把那些繃帶、消毒酒精等全都丟進籃子裏。
   萬屋的其他人便眼睜睜看著一個少女拉着一把小夜左文字掃貨。
   他們本丸被檢非炸了嗎?要那麼多繃帶幹嘛?
  重點是,少女掃了一整籃的醫療用品還不滿足。把籃子塞進小夜手中後又重新拿了一個籃子。
  突然有一種錢不是錢的感覺……
  少女眉也不挑一下地把整個架子的醫療用品全拿下了。
  好吧,人家有錢,有錢的人任性……
「有食物嗎?」
  仍然沉浸於土豪的衝擊中,小夜提着好幾個籃子,身後施着三、四個籃子,漫不經心地點點頭。
  少女回過頭,把架子上的乾糧、大米等全都拿下。
「需要賣了我嗎?」小夜倒是有點不安地問。
  畢竟那些東西加起來應該很貴……
「沒那個需要。」少女迅速回答,順便把幾包糖果丟進籃子裏。
「但我沒有錢還給你……」小夜抿起了唇抓緊了手中的籃子。
「我不在乎那些錢。」少女看也不看他,把兩支酒搬下來。   「……」顯然沒有想過會得到這個答案,小夜貶了貶眼,「那麼為什麼要幫我?」
「你叫的。」「……」
  直到兩人都拿不動的時候,少女才慢悠悠地走去付款。
「拿不動了,明天再來。」少女背着一個大背包,左右手提着兩個大袋子,身子有點搖搖晃晃但淡淡地說。
  感情你還打算繼續……
  兩人有點艱辛地走出萬屋,一隻小貓悄悄地跟了上去。少女看見,倒沒說話。
「如何走?」少女再度看著小夜,伸手幫他拿一個袋子。
「那一邊。」小夜有點焦急地拉着少女,開始跑起來。
  像感到不滿般,貓兒皺起了鼻子,隨即跟上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江雪殿,你冷靜一點。」燭台切光忠有點頭痛地看著眼前的男子。
「……」江雪保持沉默,然而雙眸卻閃過一絲紅光。
「好好的怎會不見的?」鶴丸抓了抓他的白髮問。
「現在問這些也沒用,先去找人吧。」燭台切嘆了一口氣道。
  然而他們口中的失蹤人士正在萬屋掃貨。
「我們去問粟口田的短刀們吧,他們的夜視能力比我們太刀好,也許他們知道些什麼呢。」
  聽到燭台切的建議,江雪的眼睛馬上亮了。
  本來他們好好地在睡覺,誰知外面突然傳來一陣「 乒乒乓乓」的聲音。鶴丸還以為是他們的 便宜主人在搞事。 結果一開門便看見一個倒地的江雪,細問之下才知道,是因為江雪的夜視實在不太好,所以便……不小心摔倒了……
  鶴丸有點無奈地壓一壓額角,以為是宗三出事,誰知是看上去最乖的小夜不見了。
  三人很快便到了粟口田的房門前,短刀們早就聽見他們的談話聲,幫他們打開了門。
「那麼晚了,發生甚麼事?」一期探頭,不解地問。
「小夜不見了。」江雪壓下情緒,開門見山地說。
  望向自家的孩子們,他們都紛紛搖頭。
「抱歉,我們沒有看見。」一期有點歉意地說。他也是一個哥哥,當然清楚弟弟不見的恐懼。
「最後見到小夜是什麼時候?是我走了之後嗎?」葯研皺着眉問。   「 我有看著他睡著。」江雪垂下了眼睛。
「我們也幫手找他吧!」鯰尾扯着自家兄弟說。
「注意安全。」一期也知道大概無法勸他們,只好提醒他們安全。 「我們去來派問問!」前田、平野雙子自告奮勇地說。
「我們去三条家試試,看看他們有沒有看見小夜。」亂和厚從被窩裏爬了出來說。
「我們去虎徹家那兒試試。」信濃和後藤也很快地跟上大隊。
「我們去新選組那邊問問吧。」「我、我會努力的!」秋田和小退也鼓起勇氣地說。
「不用了,找到了。」
  說話的,是負責看着宗三的大俱利,不知為何,他的表情有點複雜。
「 他還多帶了一個人回來。」 他的表情更加一言難盡了。
「 還帶了很多東西回來。」 他的表情大概是那種標準的俱利式「我不知道。我不想知道。請不要過來煩我。走開。」……吧。

救贖的晨光

  「江雪尼……」 小夜左文字抓住兄長的衣袖,小聲而不安地叫了一聲兄長的名字。
  江雪沒說話,但也牽住了他的手。
  對面的房間隱隱約約地傳來責罵的聲音,在這安靜的夜中顯得更為突兀。
  江雪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。
  這個本丸的主人,說好聽點便是好大喜功,難聽一點便是好戰成性。
  他們本來便是刀劍化成的付喪神,主人好戰一點也無傷大雅。但這本丸之主不但只是個庸碌的富二代,更是一個脾氣火爆的人。
  只要達不到他想要的結果,怒氣便會發洩到他們身上。
  一開始只稍加責罵,到後來的隨心所欲地拳打腳踢,冷眼嘲笑,仿佛只當他們是一只只招手即來,揮手即去的,狗。
  不給任何手入資源也算了,最近連靈力也不願供給,使他們一眾付喪神想靠自身硬撐也做不到。
  江雪無可奈何地又嘆了一口氣。
  細碎的咳嗽聲傳入耳中,江雪皺了皺眉,起身走向躺在床上的弟弟。
   宗三前兩天受傷了,今天還開始發燒,他們的主人又不肯幫他們手入,更不准他們到萬屋買葯。
  正當江雪發愁時,一顆黑色的腦袋從門口探了出來。
  是葯研藤四郎。
  有着少年外表的付喪神無聲而迅速地閃進來,手中捧着的碗則塞進江雪的手中。
  是葯。
「材料不夠,將就一點吧。」葯研無奈地聳聳肩。
「感激不盡。」良久,江雪輕輕地點了一下頭,便扶起虛弱的宗三喝葯。
  粟口田不比左文字家過得輕鬆,這一點小夜和江雪也知道。
  粟口田的長輩都恨不得把他們家的孩子們全藏起來,不讓他們帶傷出陣。
  短刀中,粟口田短刀的重傷率最高,葯品的需求量也最高。為此,其他的刀派也偷偷地把省下來的資源葯品送去粟口田。
  這碗葯代表的意義可能比他們想的更深。
「其他人……怎麼了?」小夜的雙眼閃過一絲微光。
「……精神還算不錯。」葯研移開了視線道。
  暗嘆一聲,江雪注意到葯研腳上的繃帶。
「小心點。」還未來得及詢問,葯研便匆匆離去。
「江雪尼……」小夜不安地抿起了唇,短刀的高偵測使他輕而易舉地聽到外面的門聲。
「莫慌。」緊緊地握著小夜的手,江雪說着自欺欺人的話。
  作為刀,作為臣子,主人是一切,不得質疑,不得反抗。
「睡吧。」待腳步聲遠離,江雪才道。
  小夜目光微閃,應下了。
…………是夜
  小夜張開了眼睛,看著身旁的兄長,眼神複雜。
  他有著小孩的外表,但不代表他不知道江雪所憂慮的事。
  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,小夜憑著短刀的高機動跑出本丸。
  為了家人和同伴,他第一次違背了主人的命令。
  被發現後被刀解也沒關係!……
  心臟快得宛如失控,小夜直直地奔向外面。
  他們需要外援,一個可以幫忙的外援。
  其實小夜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找到人幫忙 ,但他知道,不做就一定無法得援助。
  街道上人來人往,喧鬧的氣氛充斥着整個街道。
  已經有多夠未出來?小夜也答不上。
  但,已經有希望了!……小夜如此想着。
「吶,你聽過嗎?最近傳出了XXX號本丸被處理的消息!」少女的聲音傳入耳中。
「咦?為甚麼?」
「那個本丸的主人只不過是一個找樂子的富二代而已,甚麼都不懂,結果把本丸搞得烏煙瘴氣。後來那人不負責任地走了,卻留下一堆爛攤子給別人。」
「 正常來說應該會有別人來接手,為什麼仍被處理掉?」
「因為有刀劍暗墮了……」
「原來如此……餘下的刀大概會被洗掉記憶吧。」
「唉……都怪那些人……」 少女的聲音漸漸遠去,留下小夜一人獨自站在陰影中。
  會被處理掉嗎?我們。
  不知道,但很有可能。
  要與大家分開嗎? 但明明錯不在我們……
  小夜的手不自覺地抓住了自己的手臂,留下一道道血痕。
  不想承認的是,他們的本丸中,確實有刀劍男士有着暗墮的傾向,只不過被好好地掩蓋了而已。
  怎麼辦?……
  夜風吹過,留下的只有冰冷。
  不知不覺間,小夜已經蹲在暗巷中,彷彿就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了。
「怎麼了?」
  他抬起頭,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紅色的眼眸。 平靜無波,宛如一潭死水。
  但偏偏,成為了救贖他的光。
  面前的少女年紀輕輕,看上只有十五、六歲。黑色的外衣,襯得她的皮膚更光滑白晳。白如雪的長髮反射了街道的光,使她的外表看起來更柔和。
「怎麼了?」少女重複一次,輕柔的聲音喚醒了小夜。
  小夜的手抓緊了少女的手臂,破碎的聲音重新組合成完整的話語。
「…………救、救我們……」
  少女貶了貶杏眼,沒有回應。
  良久,少女說:「好。」

救贖的晨光

第一章

「江雪尼……」
  小夜左文字抓住兄長的衣袖,小聲而不安地叫了一聲兄長的名字。
  江雪沒說話,但也牽住了他的手。
  對面的房間隱隱約約地傳來責罵的聲音,在這安靜的夜中顯得更為突兀。
  江雪幾不可聞地嘆了一口氣。
  這個本丸的主人,說好聽點便是好大喜功,難聽一點便是好戰成性。
  他們本來便是刀劍化成的付喪神,主人好戰一點也無傷大雅。
  但這本丸之主不但只是個庸碌的富二代,更是一個脾氣火爆的人。 只要達不到他想要的結果,怒氣便會發洩到他們身上。
  一開始只稍加責罵,到後來的隨心所欲地拳打腳踢,冷眼嘲笑,仿佛只當他們是一只只招手即來,揮手即去的,狗。
  不給任何手入資源也算了,最近連靈力也不願供給,使他們一眾付喪神想靠自身硬撐也做不到。
  江雪無可奈何地又嘆了一口氣。
  細碎的咳嗽聲傳入耳中,江雪皺了皺眉,起身走向躺在床上的弟弟。
  宗三前兩天受傷了,今天還開始發燒,他們的主人又不肯幫他們手入,更不准他們到萬屋買葯。
  正當江雪發愁時,一顆黑色的腦袋從門口探了出來。
  是葯研藤四郎。
  有着少年外表的付喪神無聲而迅速地閃進來,手中捧着的碗則塞進江雪的手中。
  是葯。
「材料不夠,將就一點吧。」葯研無奈地聳聳肩。
「感激不盡。」良久,江雪輕輕地點了一下頭,便扶起虛弱的宗三喝葯。
  粟口田不比左文字家過得輕鬆,這一點小夜和江雪也知道。
  粟口田的長輩都恨不得把他們家的孩子們全藏起來,不讓他們帶傷出陣。
  短刀中,粟口田短刀的重傷率最高,葯品的需求量也最高。為此,其他的刀派也偷偷地把省下來的資源葯品送去粟口田。
   這碗葯代表的意義可能比他們想的更深。
「其他人……怎麼了?」小夜的雙眼閃過一絲微光。
「……精神還算不錯。」葯研移開了視線道。
  暗嘆一聲,江雪注意到葯研腳上的繃帶。
「小心點。」還未來得及詢問,葯研便匆匆離去。
「江雪尼……」小夜不安地抿起了唇,短刀的高偵測使他輕而易舉地聽到外面的門聲。
「莫慌。」緊緊地握著小夜的手,江雪說着自欺欺人的話。
  作為刀,作為臣子,主人是一切,不得質疑,不得反抗。
「睡吧。」待腳步聲遠離,江雪才道。
  小夜目光微閃,應下了。
…………是夜
  小夜張開了眼睛,看著身旁的兄長,眼神複雜。
  他有著小孩的外表,但不代表他不知道江雪所憂慮的事。
  輕手輕腳地離開房間,小夜憑著短刀的高機動跑出本丸。
  為了家人和同伴,他第一次違背了主人的命令。
  被發現後被刀解也沒關係!……
  心臟快得宛如失控,小夜直直地奔向外面。
  他們需要外援,一個可以幫忙的外援。
  其實小夜不知道是否真的可以找到人幫忙 ,但他知道,不做就一定無法得援助。
  街道上人來人往,喧鬧的氣氛充斥着整個街道。
  已經有多夠未出來?小夜也答不上。
  但,已經有希望了!……小夜如此想着。
「吶,你聽過嗎?最近傳出了XXX號本丸被處理的消息!」少女的聲音傳入耳中。
「咦?為甚麼?」
「那個本丸的主人只不過是一個找樂子的富二代而已,甚麼都不懂,結果把本丸搞得烏煙瘴氣。後來那人不負責任地走了,卻留下一堆爛攤子給別人。」
「 正常來說應該會有別人來接手,為什麼仍被處理掉?」
「因為有刀劍暗墮了……」
「原來如此……餘下的刀大概會被洗掉記憶吧。」
「唉……都怪那些人……」 少女的聲音漸漸遠去,留下小夜一人獨自站在陰影中。
  會被處理掉嗎?我們。
  不知道,但很有可能。
   要與大家分開嗎? 但明明錯不在我們……
  小夜的手不自覺地抓住了自己的手臂,留下一道道血痕。
  不想承認的是,他們的本丸中,確實有刀劍男士有着暗墮的傾向,只不過被好好地掩蓋了而已。
  怎麼辦?……
  夜風吹過,留下的只有冰冷。
  不知不覺間,小夜已經蹲在暗巷中,彷彿就連站起來的力氣也沒有了。
「怎麼了?」
  他抬起頭,映入眼簾的是一雙紅色的眼眸。
  平靜無波,宛如一潭死水。 但偏偏,成為了救贖他的光。
  面前的少女年紀輕輕,看上只有十五、六歲。黑色的外衣,襯得她的皮膚更光滑白晳。白如雪的長髮反射了街道的光,使她的外表看起來更柔和。
「怎麼了?」少女重複一次,輕柔的聲音喚醒了小夜。
  小夜的手抓緊了少女的手臂,破碎的聲音重新組合成完整的話語。
「…………救、救我們……」
  少女貶了貶杏眼,沒有回應。
  良久,少女說:「好。」